品牌头条新闻LOGO

北京礼物 “萌”起来了

  Q版绢人

  官帽瓶塞

  “能便宜点吗?走到哪,都差不多是这些东西,买回去也是送人的。”

  上个周末,前门的大栅栏商业街,中年游客刘婶在与旅游纪念品商贩讨价还价,期盼着10块钱一个的“景泰蓝”手镯能再打打折。虽然是个工作日,但大栅栏依然人头攒动,几家旅游纪念品店像往常一样,售卖着手镯、手串、布鞋、围巾等“大路货”纪念品。流连于此的,几乎都是中老年游客。

  距此不远,在前门大街上的几家文创店,年轻的游客们正在挑选全新的“北京礼物”――骑着平衡车的“皇上”、端着笔记本电脑的“大官”、大眼长睫毛的绢人……精致中透着时下最流行的萌范儿。

  在设计专家宋慰祖的眼里,北京礼物开始变得萌、潮、Q了。“这正是我们一直追求的传统与时尚的结合。”

  现场

  萌物吸引年轻购买力

  与鲜鱼口老字号美食街正对着的大栅栏商业街,是前门客流密度最大的地方。

  2016年春,本报记者曾在此调查,当时发现前门一带充斥着大量雷同、低质的旅游纪念品。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当初售卖手镯手串的店还在卖着同样的东西。

  和当时的情况类似,它们只能吸引中老年游客的注意,而且就像刘婶所说:“我去旅游过的景点、古镇,基本上都能看到这些东西。买回去,也就送送朋友,自己肯定不戴的,不好看。”记者观察了大约一个小时,光顾大栅栏这些店铺的基本都是中老年人,年轻游客极少出现。

  年轻人都去哪儿了?在前门大街南口,有家“北京礼物”专卖店,店铺不大,玻璃橱窗展示的卡通玩偶,引来年轻游客的目光。“哈,你看这个‘二师兄’,白白净净的,真可爱,走,进店看看去。”路过门口的小秋一下被卡通版的猪八戒吸引了。专卖店内,有更多让小秋和同伴们欣喜的小玩意儿,白雪公主形象的绢人、一脸坏笑的变脸玩偶、牵着萌宠的兔儿爷、戴着官帽的酒瓶塞……销售人员告诉北京晚报记者,这几款放在显著位置的“北京礼物”是店里销量最好的,以绢人为例,传统身材比例的绢人,就没有“大眼萌”的绢人受欢迎。

  离“北京礼物”专卖店不远,一家叫做“前门华韵”的旅游纪念品店,面积规模相对更大,因为还包含文创体验的内容,所以这家店人更多。“您看,这些小公仔,服装、道具甚至胡须都可以卸下来,随意组合,跟你们玩芭比娃娃一样。”工作人员向围观的年轻游客展示着如何拆卸、拼接手里的公仔。游客楠楠仔细端详着这套公仔:“哦,你看,这个‘皇上’骑着平衡车,‘宫女’拿着自拍杆,那个‘大官’端着笔记本电脑,也太逗了吧。”

  工作人员介绍,卡通造型的公仔、玩偶、中国风手机壳等传统文化衍生品,是店里卖得最好的。“尤其是年轻人,还有外国游客,最喜欢这些东西。”

  设计师

  用国际手段包装北京文化

  刘洋,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工业设计系主任,骑着平衡车的“皇上”,就是他的作品。

  在刘洋位于798的工作室里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具――超人、蝙蝠侠、变形金刚……还有他自己设计的“京华印象”系列公仔。这位业内知名的工业设计师,对北京晚报记者说:“涉足旅游纪念品设计,完全是一次意外。”2010年,刘洋受邀担任房山区旅游纪念品设计大赛评委。“参赛的作品不多,而且以传统手工艺品为主。当时,我没接触过旅游纪念品设计,但是想,如果用工业设计的理念去做,也许是个机会。”

  因获奖连连,刘洋被邀请与各区县旅游局、工艺美术大师进行讲座和交流。“所有人都一致同意,传统的文化,要努力得到现在年轻人的认可,问题就是怎么做。我举例子,比如LV,这是现在时尚的东西吧。但是一百多年前,它刚刚诞生的时候,也是给皇室用的,属于有历史有传统的东西。为什么发展到现在,还能代表时尚,因为人家研究当代人的生活、当代人的审美。”

  “我是有点忿忿不平的,中国现在市面上真正流行的、好的玩具,基本上都是外国形象,但不管多精美多贵,又都是中国制造。所以,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做点儿好的东西?”刘洋跟他的学生们交流,研究年轻人的心理:“我是70后,我们年轻的时候,买东西,会看品牌。现在的孩子,也许就因为抱枕上一双萌萌的眼睛,就被打动了。他们现在的喜欢,更直接。”

  2017年,“京华印象”系列公仔出炉。“形象上,是北京文化,是中国式的。制作手段上,包装上完全国际化。借鉴芭比娃娃的做法,模块化设计,公仔所有部件都能够拆卸,随意组装。把关公的大胡子装到清朝官员脸上,就变成鳌拜了。”刘洋说,去年暑假,在颐和园,这个系列公仔只占用了一把大伞的位置,就成了单日销量冠军,“园方都很惊讶,大夏天的,公仔卖得比水都好。”

  专家

  文化融合才更具有生命力

  “刘洋啊,算是我的小学生。”作为中国工业设计界的知名专家,宋慰祖在1997年参与初创了当时的北京旅游商品设计大赛,那是全国首个旅游商品设计大赛。

  “当时,全国都还没有旅游商品设计这个概念,我们发了很多邀请,来参赛的,还都是纺织品、鞋帽,甚至二锅头、豆腐乳这些产品。”宋慰祖印象很深,当时的王致和腐乳,还是用大坛子装的,“大家去买腐乳,都是拿个碗去打”,通过这届比赛,王致和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形象设计和小包装。

  另一件让宋慰祖记忆犹新的作品,是一款天坛形象的领带夹。“那时候大家打领带,都喜欢用领带夹,时髦啊。但没有北京元素的,没有中国风的,这款领带夹一出来,就很惊艳了。”

  2011年,大赛进化成“北京礼物”旅游商品大赛。这些年来的变化,作为评委会主任,宋慰祖感慨良多:“现在讲跨界,讲融合。我们做旅游纪念品,也必须融合。科技与文化、传统与时尚、艺术与实用,21年前的领带夹是融合,现在的萌的、潮的、Q的玩具,也是融合。”

  本报记者 孙毅

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品牌头条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